出生,并非偶然(简论)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8日

       总的来说, 出生现象与死亡一样不可避免。因为无论人类繁衍的行为多么随意,

也就是说, 无论男女如何错误地相遇、相爱、做爱, 总会有一个人诞生并堕入每个时代, 直到我们的时代。人类暂时存在的原因)。需要的其他条件)。那么, 是否有可能将出生的普遍必然性转移到个人身上?要回答这个问题, 我们需要弄清楚以下问题, 即在人类繁衍的历史上, 是否错过了一些人的生育机会?也就是男女在相遇、谈恋爱、做爱的过程中, 是否错过了一些人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机会?这个问题(按常识)可以表述为以下具体问题, 即如果每个人都是由一个特殊的基因创造的, 如果有上亿个基因序列, 那么每个人是否出现在剥夺无数人的存在的代价?还是世界上出现过的人, 是随机挑选出来的少数没有出现过的人?这个问题最终归结为以下问题:无限多种基因序列的可能性与已经出现的人之间有什么关系?是生死较量吗?或者, 它只是一种“功能”关系?显然, 只有当无数个尚未形成的基因序列与没有出现的人划等号时, 才会是生死竞争关系, 否则就是功能关系。无缘无故地订购我们的基因有无数种可能性性等同于无数不存在的人。因此, 与其将这两者视为生死攸关的竞争对手, 我们应该看看谁最终会因基因变化而出现。也就是说, 我们应该认为来到这个世界的人是可以随意改变的人(在物种蓝图的范畴内), 而不是确定性和不变的人。也就是说, 我们应该认为人类的生殖行为是创造一个形状尚未确定的人, 而不是完成一个形状已确定的人。如果说人类的繁衍行为是为了创造一个形状不定的人, 那么“出生”就是一个简单的表象, 而不是一个具有双重意义的实现。如果是这样, 这个世界上只有出现过的人, 没有没有出现过的人。 “未出现”是没有错过的人。 “没有错过出现机会的人”的另一种说法是, 已经出现的人不可能不出现。至此, 这篇简短的论文可以告一段落了。这篇短文有什么问题吗?如果有, 请大家想一想, 是不是句子的这个不恰当的部分或者文中的某个推理有误?还是文中的想法与你脑海中的先入为主的观念相矛盾?当然, 无论你认为是哪种情况, 作者都有义务对上述短文中的过度简报作出必要的解释。解释 1、要理解出现的人是基因变化的作用, 关键是要明白基因差异并不是“不同个体的人”的基础。我们实际上认为, 如果(在性爱过程中)获胜的精子被另一个更快的精子取代现在, 不是原来的那个人, 而是另一个人, 正是因为我们认为两个精子携带的基因不同, 否则如果两个精子携带的基因完全一样, 那我们就没有理由认为他们产生了不同的个体。然而, 这种观点是站不住脚的。
       因为如果两个精子所携带的基因是相同的, 我们也可以认为这个创造与另一个同卵双胞胎很相似。当然, 我们也有理由相信, 这两个相同的精子创造了同一个人, 而不是另一个人。
       那么是同一个人还是另一个人呢?这样的问题是没有实际意义的, 因为我们没有判断这个问题的依据。而“没有依据”并不是因为技术原因, 而是原则上。这是因为, 为了验证两个精子创造了同一个人还是另一个人, 除了让两个精子都有机会创造一个人之外, 别无他法。而一旦这两个精子有机会创造出人类, 那么它们基因的“异同”就会立即失效, 因为无论两个精子携带的基因是相同还是不同, 它们都会创造出不同的个体。 .人(也就是说, 他们是另一个人)。因此, 如果基因异同不能作为现实世界中“另一个”的基础, 那么在我们的假设中就不应该将它们作为“另一个”(即, 如果获胜的精子被另一个更快的精子取代) ) 人”的基础。不仅如此, 试图根据遗传差异的大小来定量检验我们“假设”中的人是同一个人还是另一个人, 本质上是无法确定的。因为这种以“量”确定“性”的方法, 对于尚未形成的生命, 原则上是行不通的。如果我们考虑(在一种性别中)数十亿精子中许多精子携带的基因, 差异非常小(这就是兄弟姐妹如此相似的原因)。而这种微小的差异(不同的精子)对未来的胎儿或婴儿的影响也可能发生在母亲体内同一个受精卵的发育过程中(由于各种内外因素)。如果我们考虑到这一点, 就更没有理由依赖不同的基因(或精子)作为我们“假设”中“另一个人”的基础。也就是说, 我们没有理由反对各种基因(命令)对出现的人, 将他们视为生死竞争者, 而是将出现的人视为基因变化的功能。由此可以说, 人类的生殖行为是创造一个形状尚未确定的人, 而不是完成一个形状已确定的人。只是形状没有确定的人, 必然是以一定的形状出现在这个形状中的。在一个以时空为背景的世界里。因此, 每个来到这个世界的人, 既不是幸运的, 也不是受害者, 而只是所有偶然性的最终承担者。而说所有偶然事件的最终承担者的出现是偶然的, 显然不是合乎逻辑。解释2. 要理解一个已经出现的人没有不出现的可能性, 关键是不要把这个人的“不出现”想象成这个人的不出现。即不应该理解为一个人从有到不存在, 而应该理解为从不存在到不存在;也就是说, 从头到尾什么都不是。也就是说, 对于任何一个出现过的人来说, 一旦出现了不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可能性, 那么事实上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既没有误杀一个人, 也没有误杀一个人。错过了基因排序。也就是说, 当我们试图想象不出现的可能性实际发生时, 我们必须将自己从我们概念中的这个“已经发生的可能性”中彻底抹去。这种擦除不是擦除。也就是说, 它始终是“0”, 而不是“1-1=0”。当然, 这在情感上是我们很难做到的, 但也是我们必须理性去做的。否则, 我们必须想象不作为一个被遗弃在世界之门的不幸孩子出现在世界上的可能性。我对世界上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而这也没什么, 这是一种“生不如死”的思想, 所以是本末倒置的思想.正确的想法应该是,

没有表象, 就什么都没有;它不是相对于某人从有到不存在, 而是绝对不存在, 这根本不是什么。上面的话, 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没有出现过的人, 只有出现过的人, 只有出现过的人在思考着不出现的可能性。因此可能性总是一种纸上谈兵。这个时候, 如果有人问底线, 那么, 这种纸上谈兵的可能性是否真的能够发生, 他不明白之前的观点。
       所以我们不得不重新审视之前的观点:这个“纸上谈兵”的重点不是它是否真的可以发生, 而是它确实发生了就等于没有发生。世间真正发生的, 是只有出现的人, 而你我在这单一的世界法则下, 毫无悬念的来到了这个世界。那么, 这是否意味着, 无论人类繁衍的历史如何变迁, 无论这个时代出现什么样的人群, 这群人都会是我们吗?答案是肯定的。不仅这个时代出现的这批人是我们, 每个时代的每一个生命也是我(我们)。为什么?因为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与生命不同的“我”, 只有各种各样的生命存在并发现自己存在, 而发现它们的存在,

就是“我”这个词的全部含义。所以, 我们发现我们是人, 是人中的这个人, 与人类繁衍的一切偶然性无关, 只与这个“发现”有关。这时候, 如果还有人疑惑:既然每个生命都在发现自己的存在,

为什么我会发现我就是这个生命?那么, 他仍然没有放弃与生活不同的“我”。也就是说, 他是在给生活世界添加一个多余的“我”, 然后多余的去寻找“我”与生活的关系。因此, 事实上这实际上使一个简单的问题复杂化(就像在一个应该整洁的方程中添加一个额外的未知数)。原因是我们没有意识到“我”这个词没有实际的(或独立的)对应物, 它是生命世界中一种简单而普遍的现象, 是对自己存在的发现。如果我们意识到这一点, 从而剪掉这个多余的“我”, 那么我们要研究的问题就变得非常简洁, 因为除了“各种生命存在, 并且发现自己存在”之外, 还有没什么。
       具体表现是, 每一个生命都在发现它是“这个”生命;而每一个时代的每一个生命(尤其是人)都在“当代”中找到自己, 也就是在“当代”中找到自己历史的终结和未来的开始, 进而发现自己在“时代的世界”中。当下”从出生到死亡的每一刻……………………。未完, 不续了^_^这不是为了留悬念, 而是所有可能想到的或已经到嘴边的问题, 都与这个多余的“我”有关;可能性和差异等同于没有出现的个人。真挚地。

返回到上一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2016 长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changxinkejigufenyouxiangongsi (tacticperu.com) ,All Rights Reserved